二阶堂爱作品封面

二阶堂爱作品封面

尤宜与补心、肾之药同用,则柏叶苦涩,只能敛肺,遏吐血、衄血,亦生须发。大约宜与诸药同用,同大黄、枳实,则泻实满矣;同人参、苍术、陈皮,则泻湿满矣;同桂枝,则伤寒之头痛可除;同槟榔、枳实,则痢疾之秽物可去。

然而,徒补其水,火虽少衰,终不能一时骤降,少用附子,同肉桂入于六味地黄汤中,大剂冷服,下喉而火即消,归下肾内,上焦之热,尽化为清凉矣,此用附子以治阴热之秘法也,阳热之症,乃心火之盛,移于其胃中,发狂而大叫,或失神而谵语,手足反现冰冷,而胸前膈上多有发斑者,必大渴呼水,而舌苔或红、或黄、或灰黑,必燥而峭,开裂成绫者也。但黄症又不同,有阴黄、阳黄,有热黄、寒黄、燥黄,有血黄、气黄之殊,不可不辨。

 如补血也,不若当归、川芎之速。 或问楮实子入于打老之丸,自是延年之物,何独不言其益算耶?

茯苓更能入肾,以通肾中之火气。 原因吾或问防己利湿,不止在肾,而吾子独谓入肾,以为只能治腰足之湿也。

 蒲黄润肺经之燥,加入于六味地黄汤中,则一服可以奏功,非若他药如麦冬、五味,虽亦止咯,而功不能如是之捷。或疑肉桂用之于八味丸中,经先生之阐扬,真无微不悉矣。

肺旺,则肝气自平,金能克木也。此物和平,有解纷之功,扶持弱锄强,祛邪助正。

Leave a Reply